辟谣控

编辑:基因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2 13:40:34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微博是他们的战场,谣言是不共戴天的敌人,有这样一群人,最近频频出手,他们自称“辟谣控”,因微博而聚集在一起,或以辟谣为职业,任职于各网站微博辟谣组,或以辟谣为兴趣,成立了民间的微博辟谣组织。
中文名
辟谣控
定    义
以辟谣为兴趣的民间微博辟谣组织
职    责
辟谣
领    域
微博

辟谣控辟谣控

编辑
一次醉酒相当于轻度肝炎吗?
传言:有微博用户称,“饮醉1次,就相当于得1次轻度肝炎。正常人平均每日饮酒40-80克,5年内患慢性酒精性肝病的概率为50%,8-10年就可发生肝硬化,进而引发肝癌。医学专家推测,长期过量饮酒者,平均缩短寿命20-30年,无疑是慢性自杀。”这些说法科学吗?
暴雨图片“造假”的幕后
</strong>7月8日,央视报道了网上流传的“北京暴雨七景”图片中竟有3张是假的。而在此之前,6月23日23点,辟谣达人“点子正”就在个人博客上发文《北京暴雨照片造假有木有?截图分析伤不起》,对这七张照片中三张照片的真实性提出了怀疑。
“我看到这组照片后,就发现有两张图片似曾相识。”今年40多岁的“点子正”从事媒体行业多年,通过图片检索他很快发现了,所谓大望路汽车被淹没的照片《大望垂钓》其实是2004年7月10日的老照片,当时北京下大雨莲花桥下大量积水造成这种情况;另一张照片《安华逐浪》也是过去的老照片。“点子正”说:“《机场观澜》那张照片通过常识和经验能感觉出照片上的飞机不是来自首都机场,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出处,后来一名首都机场工作人员通过博客和我联系,才知道是海南某机场被淹照片。”
“点子正”可以说是央视报道暴雨图片的幕后功臣。
谣言硬生生把他们恶心成辟谣党
</strong>在网上,“点子正”有一群战友,他们大多从去年年底起关注网上辟谣,并于今年5月成立了民间公益辟谣组织“辟谣联盟”,并建立同名微博作为辟谣阵地,他们中每个人都喜欢形容自己是“自带干粮的”。
“点子正”去年年底起在自己微博上发布辟谣文章。今年5月,原新华网财经评论员窦含章找到了他,商议成立辟谣联盟,再联系当时在微博上的辟谣活跃分子“吴法天”和“蔡小心”等人,原本孤军奋斗的辟谣控们随即一拍即合。
5月18日,辟谣联盟成立并发表宣言对谣言“宣战”:“在新浪微博,涌现出许多个人辟谣英雄。他们来自天南海北,有律师、学生、记者、公务员、作家、金融界人士……他们有着各自的圈子和爱好,可是,肆意传播的谣言硬生生把他们恶心成辟谣党”,“这是一场蚂蚁对大象的战争。谣言的转发评论量通常会是辟谣信息转发评论量的几倍”,“谣言已经成为微博一大公害”。

辟谣控核心成员有一票否决权

编辑
执行组成员“小九”介绍,“辟谣联盟”定期在微博发布辟谣信息,经过两个多月的经营,如今已辟谣113条,辟谣联盟的三个QQ群已经将近爆满。群里的人员来自国内外各行各业,大多数未曾见过面,但都为“辟谣事业”忙得不亦乐乎,找寻线索、搜索证据,探讨对疑似谣言的看法,交流辟谣经验,聊天拉家常,气氛轻松活泼,在这里四十多岁的“点子正”被称呼为“点子叔”,33岁的“吴法天”则被大家亲切叫做“小天天”。网友各有分工,成立了分辨信息真伪的审核小组、参与管理微博和QQ群的执行小组、协调各种事务的秘书小组,及为联盟提供建议的顾问小组。
联盟核心团队只有8人,其中有媒体人士、法律人士、历史达人、国际问题“专家”、语言专家。执行小组负责人“月邪”这样解释八名核心成员的价值:“8个人对是否辟谣具有一票否决权,对每条辟谣信息的最终发出,进行最终的确认,以保证每一条信息的严谨、准确。只要有一人反对,辟谣信息就不能发布。”

辟谣控造谣可以无理,辟谣必须有据

编辑
7月4日,“辟谣联盟”在微博上新发一条辟谣信息,有网友在论坛上发布了一张女子裸体接受询问的图片,未加任何说明,在网友评论留言中许多网友认为此事发生在中国,某主流网站也给此图配标题称“北京扫黄”,并可链接到一篇近期北京警方扫黄的新闻报道。
“其实这事发生在越南,我们只用了20分钟就找到了图片出处。”“点子正”告诉记者,找到图片出处后,上面的越南文字自己并不认识,辟谣联盟中的博友就通过翻译软件翻译出文字内容,并发现越南参与这一事件的7名警察已经被处理,“辟谣联盟”发出辟谣信息后不久,辟谣控们发现曾发布图片的网站也发现了错误,并及时做出了更改。
“造谣可以无理,我们辟谣必须有理有据。”点子正说。

辟谣控和传谣者沟通要求删帖

编辑
“有些事件一眼就能看出真假。”今年两件新闻热点事件中都曾传出让“吴法天”哭笑不得的谣言,李刚之子李启铭撞人案件曾传出李启铭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监外执行的谣言,而药家鑫一案也曾传出药家鑫监外执行的谣言,“这些谣言仅凭法律知识就知道肯定是不可能的,两个谣言如出一辙,都是在未判决前传出谣言,如药家鑫案故意杀人案件不可能有这一量刑档。”“吴法天”为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专业方向是证据法学,他说:“我算是专业对口,我辟谣的领域主要是社会事件和与法律相关的事件。”
记者搜索“李启铭”和“三年”两个关键词,看到直到今年5月份还有人在散发“李启铭被判三年,还是监外执行,天理何在”的帖子。而早在今年1月30日,李启铭已因交通肇事罪获刑6年。
“李启铭宣判前,我曾直接和一位传谣者通过微博私信有过沟通,对方是北京的一位教授。”“吴法天”说:“当时我私信和他说,谣言已经被澄清了,我也和代理律师联系了。不过该教授回复称,自己也知道这些情况,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观点,使事情向自己努力的方向发展。”“吴法天”要求对方删除这条不实信息的要求也被拒绝,他说:“正确的观点不能用虚假的证据来证明,用谣言包裹诉求,会严重削弱主张的正当性和合法性。”看来,“辟谣联盟”想成为众网友的谣言分析智库和交流平台还任重道远。
词条标签:
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