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氏三姐妹

编辑:基因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5 05:23:39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20世纪末,香港《亚洲周刊》评选“二十世纪中文小说一百强”,朱西宁的《铁浆》(排 名53)、朱天文的《世纪末的华丽》(排名54)、朱天心的《古都》(排名86)全部入围,实属罕见。朱天文朱天心朱天衣三姐妹成为台湾文学史上的三朵奇葩。
中文名
朱氏三姐妹
国    籍
中国
出生地
高雄凤山
出生日期
1956

朱氏三姐妹人物简介

编辑
长女朱天文和幼女朱天心是台湾当红女作家。她们姐妹俩重续着张爱玲半个世纪来的绝响,一举摘取了图书三冠王的桂冠,又一起开辟了台湾的新电影时代。施诺在《温婉世纪的书香》中说:“十多年来,两个人简直是比赛着夺取台湾联合报小说奖和时报文学奖,渐渐便是名重文坛。美丽与才情,在这对文坛姐妹身上居然同时绽放,真正是赏心悦目之事。”
朱天文1956年生于高雄凤山,十六岁读中学时,在台湾《联合报》副刊发表处女作短篇小说《仍然在殷勤的闪烁着》,接着在《中华日报》发表小说《强说的愁》。1976年,朱西宁在淡江大学英文系读书期间发表小说《乔太守新记》,获《联合报》第一届小说奖第三名。翌年,与一批热爱文学的年轻人合办《三三集刊》。大学毕业后又与妹妹天心创办“三三书坊”和《三三》杂志。朱天文的早期作品《童年往事》、《小毕的故事》、《悲情城市》等文笔柔美、细腻、清新,都着重描述人世间的温情,读来有一种淡淡的哀愁和迷惘。创作于80年代初的《炎夏之都》(收短篇小说14篇)是朱天文里程碑式的作品,创作风格有较大变化。作者以一个成年人的冷峻剖析台北这个已完全物化的大都市,客观地审视都市人的生存状态和个性畸变,人物刻画得相当生动,笔法也苍凉练达。给朱天文带来更大声誉的作品是1990年出版的长篇小说《世纪末的华丽》。它是一副奢华欲海的浮世绘,作品讲述一个年华已逝的模特儿米亚的情爱生涯,将爱情隐在华服艳彩后面解读,激越而凌厉。文字又千回百转,含蓄内敛,淡淡地宣泄,带有隔水听箫的凄清与空阔。但也有人认为她“刻意抛弃情节,重于姿态张扬,使作品失于艰涩。”与《世纪末的华丽》相似,文字华丽热艳和题材专注于都市的边缘族群的长篇《荒人手记》在1994年获第一届“时报文学百万小说奖”首奖。在这部作品中朱天文采取手记体的自述语调,写一个不敢面对自己同性恋倾向的男子赴日探视患艾滋病的中学同学,展示了同性恋患者的心态及其家人的内心世界。在电影剧本的创作和改编方面,朱天文更加成绩斐然,迄今为止已成功改编《风柜来的人》、《再见,南国》等十余部。她与人合编的《小毕的故事》获1983年第20届台湾“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奖,她自编的《童年往事》获1985年第22届“金马奖”最佳原著剧本奖;1989年,《悲情城市》获40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第26届台湾“金马奖”;1995年,《好男好女》获第32届“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奖。朱天文为台湾新电影的崛起和华语电影不断为世界影坛所关注作出了重要贡献。
朱天心1959年生。她也在十六岁时在报纸上连载小说《长干行》。高中时创作的记述少年时代友谊、欢笑、泪水、青春的长篇自传《击壤歌──北一女三年记》风靡了台湾中学校园,重版十多次,为一代代台湾中学生所喜爱。在台湾大学历史系毕业后,朱天心做了姐姐的合作伙伴,任《三三集刊》主笔之一。七十年代中后期,她出版了短篇小说集《方舟上的日子》和《昨日当我年轻时》,题材多集中描写少年人、青年人的生活和情感世界。她将这些青春小说写得不拘一格,多姿多彩。接着还创作了一部长篇小说《未了》。1997年,朱天心出版短篇小说集《古都》,包括《威尼斯之死》等名篇,标志着她创作风格的衍变。这些作品不再有当年那个小女孩不知人间疾苦的快乐和淡淡的哀愁,而拥有了中年人辛辣的讥嘲、苦涩的反思,表现了对弱势族群深切的同情。后期作品明显有张爱玲的遗风。阿城在《说说朱天心》一文中曾指出:“与姐姐朱天文不同,朱天心是阳气的”,“生来就是纯阳的”,带有“一种强悍的敏感”。(在线阅读朱天心的作品《猫文集粹》)
朱天衣也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作家,她的成名小说有《旧爱》、《青春不夜城》、《孩子王》、《再生》等。散文有《朱天衣散文集》。她爱好戏剧表演,曾以一首民歌《深秋浓浓的枫红里》轰动台湾歌坛,获“金韵奖”。

朱氏三姐妹文学之家

编辑
谈起他们的创作,朱天衣的丈夫谢材俊在《返乡之路》一文中说:“三十年时间我近距离窥见一部部小说是如何起意、思索、选择、执行并完成的呢?老实说,少到几乎跟常人无异的地步──最起码我家中的三支小说之笔,基本上我完全不会知道他们想写什么样的小说以及正在写什么样的小说。……朱天文也是关自己两三坪大房间不轻易出来的人,三十年来她的笔下私秘天地我可能踏入不到十次,每次绝未超过二十秒;朱天心则是使用外头咖啡馆的人……她是低消费习惯的人,因此咖啡便宜,最可能是连锁式的……她要久坐,因此咖啡馆生意平平,不宜好到会有占用的道德负担……三十年你说我窥见了什么?我看到的是三个孤岛一样小说的书写者,看到写小说原来是这样孤绝无助的事,即使是至亲父女而且同业,彼此程度无明显落差,情感深厚杳远(这一点我至今视为奇迹),且晚饭桌上无话不谈,但他们仿佛各自有一张自己绘制,也仅能自己使用的地图,由此通向不一样的世界……”母女姐妹穿着三三合唱团团服,摄于家中阳台。
母女姐妹穿着三三合唱团团服,摄于家中阳台。
不过姐妹三人也有合作之时,她们合著了《三姐妹》、《下午茶话题》两书。而南京出版社1993年为他们家出版了《带我去吧,月光──台湾朱家五人集》。30多年来,朱西宁夫妇和三个女儿,共出版了80多本书。

朱氏三姐妹相关评价

编辑
现代文学史家、《台港澳暨海外华文作家辞典》主编王景山说:“根据我为他们一家五人所写的辞条,西宁出版小说二十余部,天文出版十余部,天心也出版十部以上,天衣最小,而且兴趣广泛,并不专事小说写作,但也出了小说集。(天文、天心、天衣还曾合著《三姊妹》)刘慕沙翻译的各类日本小说已达六十多部。称这个文学之家为‘小说工厂’真是名副其实。”台北希代出版有限公司还为他们一家专门出了一本名为《小说家族》的书。
词条标签:
文化 出版物